张郃三将面色猛变对视一眼心中狐疑思道

小编:张辽当然不惧,自己本来就没想或者,做俘虏乃是自己的耻辱,张辽根本就是面不改色,缓缓的站了起来,拍拍手上的土,有拍了拍屁股,冰冷的看着那个士兵,道怎样? 你!士兵看这

张辽当然不惧,自己本来就没想或者,做俘虏乃是自己的耻辱,张辽根本就是面不改色,缓缓的站了起来,拍拍手上的土,有拍了拍屁股,冰冷的看着那个士兵,道“怎样?”
 
    “你!”士兵看这个俘虏竟然这么嚣张怒火中烧,喝道“你一个俘虏竟然还这般放肆,难道就不怕死吗?”
 
    “哼!怕死?我到时想死了!”张辽眼睛一瞪,态度蛮横。
 
    “你,某现在就替主公杀了你!”说着士兵便拔出了腰间的佩刀。
 
    一旁的守军听到了喊声,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立即跑了过来,一见士兵正在拔刀,伯长立即上前将其手按住,道“六儿,不可!主公吩咐,此人要活着!”
 
    “哼!他甚是嚣张,不如趁早杀了!”六儿愤怒道。
 
    伯长也知道这个六儿的脾气,肯定是这个张辽做了什么事情惹到他了,赶紧劝解道“不可冲动!违背军令是要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伯长话还没说完,只听传来了喊杀之声,大叫一声“不好!可能是敌军袭营!”
 
    一旁士兵皆是一惊,但是李林的幽辽军到底是精锐,士兵个个虽然惊讶,但是毫无慌张,伯长立即道“你们几个,给我看住此人,千万不能让起逃走!我带人去看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拱手道,随即伯长就带人飞跑出去…………
辽,手里握着刀柄,若是张辽有意思逃跑的举动,立即格杀…………
 
    再说赵虎,赵云这边,一听到喊杀声,几人均是大惊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唔?”赵云、高览、张郃三将面色猛变,对视一眼心中狐疑思道,“莫非是曹操引兵前来袭营?”
 
    “我去!”张郃当即取过随身大刀,急忙奔向有杀声传来的营门,身后立即跟着无数守夜的士兵…………然而。却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张郃却是又回来了,皱着眉,面色很是古怪,身后的士兵也都是纷纷议论,不明所以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营外发生何事?可是曹操引兵来攻?”高览和赵云看到张郃回来,立即上前,高览急忙问道。
 
    张郃放下大刀,摊摊手摇摇头,哂笑说道,“我亦是不知也,我带领将士跑到了营外,那处早已没了动静,四周漆黑一片,连个鬼影都没有!”
 
    “嗯?这是…………”高览与赵云对视一眼,都是一头雾水,正要说话之际忽然见到鞠义,田豫引着数十护卫匆匆而来,观二人衣甲不全,想来是起得甚是匆忙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发生了何事?”鞠义手持大刀,当即喝道,田豫也是疑惑的看着众人…………
 
    正说着,营中亦是从帐中走出无数士兵,茫然不解地望望左右,张郃便将此事跟鞠义和田豫二人一说……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六十一章
 
    在鞠义和田豫来了之后,不少的将领均是带着护卫跑来,听着赵虎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…………众人听后,田豫心中一动,乃对众将说道,“莫非,此乃曹操疲兵之计?”在场都是征战多年的将军,什么不明白,闻言皆是点头附和道,“怕是如此,这个曹孟德!”
 
    正说着,有一些茫然不解缘由的士兵上前抱拳说道,“众位将军,方才我等听到一阵喊杀之声,不知发生了何事?”
 
    “无事无事…………”高览摆摆手,大喝说道,“此乃敌军所行之计,众弟兄且回去歇息,明日还有大战!”
 
    “哼!可恶!”鞠义冷笑一声,忽然想到什么,转身对几人说道,“主公那边?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abeerview.com/a/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kaijiangwangzhi/20180504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